武汉中南医院:恢复风平浪静,服务普通就医需求 _芙蓉鱼骨网

      <kbd id='jXXQT'></kbd><address id='LnWYy'><style id='CNDNG'></style></address><button id='2O7MW'></button>

          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 美丽中国·千城联播

          武汉中南医院:恢复风平浪静,服务普通就医需求

          点击:2691
            

            中南医院 恢复风平浪静,服务普通就医需求

          医院恢复普通门诊后,肝胆疾病研究院的医护人员在给病人治疗。受访者供图

          4月5日,中南医院妇产科。新京报记者 王双兴 摄

          叶少军和同事合影。受访者供图

          4月6日,门诊楼前,患者需登记个人信息。新京报记者 王双兴 摄

            4月5日,即将上晚班的急诊医生赵智刚在休息室吃晚饭。一位护士跑来说,刚刚急救车送来一个病人,体温38摄氏度多,转去了发热门诊。发热病人在发热门诊如果筛查确诊则被送往定点医院。自从武汉大学中南医院(以下简称中南医院)开始恢复正常的医疗秩序后,便不再接收此类病人。

            而两个多月前,赵智刚所在急诊科病房里躺满了发热、呼吸不畅的新冠病人。作为最早接收新冠患者的医生之一,他和同组的3位医护人员均在一月份被感染。康复后又回到工作岗位。现在,疫情逐步得到控制,3月13日,中南医院新冠患者“清零”。3月27日起,恢复普通门诊。如今,中南医院除了五官科等需要医护近距离接触的科室,其余科室基本已经开放。随着武汉的解封,这家省内三甲医院,也开始和这座城市一起,逐渐融冰。

            “回到从前就诊的地方”

            走到中南医院门诊楼前,孕妇李菲有点紧张,下意识地把口罩上的金属条往鼻梁上按了按,新冠疫情以来,这是她罕有的外出。

            几天前,孕妇群里有人转发中南医院恢复接诊的通知,李菲提前完成了预约挂号。4月5日是她怀孕第36周,需要在爱人的陪同下到医院做产检。

            以往可以直接进入的门诊楼如今多了些流程,穿着防护服、戴着口罩和护目镜的工作人员一边提醒大家“保持距离”,一边指导扫描二维码登记个人信息:姓名、年龄、就诊症状、是否发热、联系方式、身份证号、住址,填报完才能进第一道门。中南医院副院长赵剡介绍,采取这样的措施主要为了一旦出现新冠病人,医院可以进行追踪并找出密切接触者。

            这天,36.5℃的李菲和爱人保持半米距离进入了门诊楼。大厅里人不多,开放了四个窗口可挂号,就诊者随后分散到各自的科室。

            妇产科在五楼,要经过几道扶梯。其间有人上前搭话,李菲侧着身子,示意对方站远一点,实在不行就加微信,保持距离网上沟通。用她的话说,特殊时期,一个人可以抗一抗,但怀孕后就是两个人了,还是要小心点。

            中南医院的门诊楼中心呈环形,各科室入口分布其中,往里走,则延伸出不同的诊室。整个五层的环形空间有一半属于妇产科,空置地方摆了椅子,李菲说,以前“能看到的地方全都坐着人,通道上还站着人,厕所那边的椅子都会坐满”。但如今受到疫情影响,就诊者不算太多,大部分是需要到产科做产检的孕妇,妇科一侧相对萧索。

            排队叫号花了半小时左右就轮到李菲了,她最近有些呼吸困难,在医生的建议下做了心电图和胎心监测。随后做了常规的产前检查,身高体重、宫高腹围、阴道宫颈等等,指标正常。三个小时左右,她完成了就诊和一系列检查。放在以往,大概要花上一天的时间。

            2019年7月中旬,李菲得知自己怀孕,上一次去医院是1月15日,后来,新冠肺炎暴发后,李菲再也没敢出门。

            每半个月要做一次的检查中断了,李菲“只能尽可能地让自己的生活规律一点”:为了补充羊水,每天喝够1700毫升水;为了控制体重,每天饭后在房间里散10000步;能买到的水果有限,但尽量保证每天一个苹果或者梨。

            3月,李菲孕期第32周,到了做小排畸的时间,但那时新冠肺炎确诊人数还在不断增加,中南医院关闭了普通门诊。李菲通过网络问诊找到产科医生,对方建议如果担心感染风险较大,可以将小排畸延后两周左右。后来,她找了一家不接收发热病人的私立医院,完成了检查。

            如今,中南医院恢复了正常医疗秩序,李菲又回到从前一直就诊的地方,布局都是老样子,只不过医生穿着防护服,孕妇们戴上了口罩。

            “没有这里的急救,不可能有她的康复”

            李菲做检查的时间里,在中南医院从事志愿安保工作的许哲正穿着防护服在妇产科外维持秩序;此前两个月多,李菲闭门不出的日子,许哲也经历着担忧,“天都黑了”。

            1月23日,武汉封城。几天后,许哲的母亲开始反复发烧,“一下36℃多一下37℃多”,后来越来越严重,开始出现昏迷、丧失意识的状态。

            私家车不能上路,只能打120急救,打了无数个电话后,最终在中南医院的急诊等来了一张床。

            中南医院急诊科是最先感受到疫情的地方,随着到急诊科就诊的发热病人越来越多,副院长赵剡同时是急诊中心主任,立即要求医护人员提高防护等级,1月6日,急诊病房便改成了发热隔离病房。

            那段时间许哲每天睡不着觉,打开电视全都是疫情新闻,总想打电话问母亲情况,又担心耽误医护人员工作,憋上三四天打一次,渐渐得知,母亲从没有自理能力、大小便失禁,逐渐有了意识,护士把自己的手机号留给许哲,打过去,母亲能听出是儿子的声音了。

            2月下旬,母亲的病情好转、康复。许哲高兴得要哭。“以前天天想和我妈对着干,让起床非要多睡十分钟,被唠叨烦了还要拌两句嘴。”他说,“现在听说她康复了之后,就觉得:以后也不找老婆了,给我1000万也不赚了,只要看着她陪着她,她说什么我都听。”

            同一时间,各个医院的局势也在好转,随着各地医疗队不断支援,以及火神山、雷神山、方舱医院的建成,和赵智刚一样在疫情一线工作的医生逐渐减轻了压力。

            疫情前,许哲从事汽车销售工作,母亲生病后,他“总觉得应该做点什么事”。这个29岁的年轻人当过兵,衡阳洪涝,他跳到水里扛过沙袋。但是病毒来的时候,对医学一窍不通的许哲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又觉得还是得做点什么,最后跑来中南医院当志愿者,“没有这里的急救,不可能有她之后的康复。”

            刚到中南医院时,他负责帮忙搬物资,有时候搬防护服和手套,有时候也搬水果和菜;如今医院恢复接诊了,许哲开始当保安,每天从上午八点工作到下午五点半,维持秩序、检查门窗、提醒患者保持距离。

            科室逐渐回归原来的节奏

            如今赵智刚的急诊科,已经恢复了以往百分之七八十的工作。“除了感冒发烧、头疼脑热这种病人还比较少,收治的重症病人基本上达到新冠之前的数量。”

            除了急诊,那些一直收治非新冠病人的科室也逐渐回归原来的节奏。在肝胆疾病研究院,最近两周里,每周都有五六位新的病人入院。

            4月6日,肝胆疾病研究院所在的4号楼下,所有办理入住的病人和陪护家属都要持有阴性的核酸检测结果才能进入,医务人员也要凭借证件方可出入。副主任叶少军说,由于病区里大多是移植后的患者,免疫力低,需要有更高的管理要求,进入后的患者和家属一律不能出病房楼,生活用品全部由外勤人员统一置办。

            医护们觉得,和一两个月前比起来,当下的工作算是风平浪静了。

            2月19日,中南医院2000张新冠肺炎隔离病床投入使用,该院加上接管的武汉市第七医院、武汉客厅方舱医院、武汉雷神山医院这三家医院,收治病床总数达到5400余张,成为武汉最大规模新冠肺炎定点医院。

            抗击新冠疫情期间,在肝胆疾病研究院、脑外科、肿瘤科、高干病房等科室,还有四五百位需要继续接受治疗的病人。有些病人还需要做透析,这项工作也转移到了叶少军的同事们手中。患者们一边住院接受治疗,一边进行新冠肺炎的防控,那段时间被肝胆疾病研究院的医护人员视为“最艰难的时候”。

            医院分配了两台设备,科室里有透析执照的护士开始对其他医护人员进行紧急培训,十多根管子密密麻麻,每一根的作用都要明确,有护士表示,刚开始“看着都晕”。一两周的时间后,才逐渐能够熟练上机。

            其间,叶少军和同事们在给住院病人提供治疗的同时,还要给不能来的病人提供远程指导;他们一边联系药企给药物紧缺的病人送药,还一边协调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为情况紧急的患者开辟特殊通道……叶少军在医院里找了个空房间住下来,护士长何重香则干脆住在了病房里。

            恩施市的一位患者去年底做了肝移植手术,疫情期间,突然出现了排斥反应,由于武汉封城无法到达中南医院,最终去了当地的县医院。叶少军说,对很多县级医院来说,移植术后病人如何应对,他们是完全陌生的,而且受技术和设备限制,药物浓度检测、肝脏穿刺等检查都没有办法进行,最终只能由中南医院的医生们远程指导,在没有检测指标可供参考的情况下,完全凭借经验指导县医院医生做治疗,最终患者康复。

            疫情防控压力开始减轻,3月13日,中南医院近300位需要继续治疗的新冠病人转入金银潭、雷神山等医院,中南医院患者清零。医护人员统一做完核酸检测后,开始14天的隔离休养;消杀团队背着电动喷雾器,对物表及空气进行消杀。3月27日起,中南医院恢复普通门诊。

            “既要满足百姓就医需求,又要警惕无症状感染者”

            4月7日,副院长赵剡刚刚结束和几位负责人的讨论,紧接着又去参加全院的复工复诊会议,其间穿插着卫生部门的检查和媒体的采访,午后靠在椅子上时,赵剡已经有了睡意。

            他之前有每天制定日程的习惯,但最近,日程安排经常被打破,赵剡干脆“不做计划了”。

            疫情暴发以来,他一直没休息,如今医院恢复了接诊,又要开始琢磨新的问题:新病人不断入院,如何减少交叉感染?赵剡感慨,这是目前“最折腾人的”。

            缓冲病房是对策之一。在肝胆疾病研究院的病房尽头,隔出了两个特殊病区:隔离区和缓冲区。病人入院后,患者本人和陪床家属首先要做新冠肺炎的排查,核酸、CT、抗体检测,24小时后复查核酸,等待检查结果期间,住在缓冲病房,收到全部阴性的检查结果后才能转入普通病房。

            如果有不能排除病毒感染的患者需要住在隔离病房,“医护人员对他治疗时要做三级防护,结束后有专门的脱衣室,消毒完毕才能回到普通病房区域。”护士长何重香介绍。

            这样的设置遍及中南医院的每个科室,赵剡说,防治医患感染新冠病毒是这个阶段的工作重点。

            为减轻缓冲病房的压力,医院加快了核酸检测出结果速度,在急诊、发热门诊、门诊内科设置三个核酸检测点,每天分四批送检:上午10点、下午2点和6点、晚上10点,“只要搭上这辆车,结果4个小时就出来,患者就不用等太久。”赵剡说。

            最近,赵剡正在琢磨做胃镜的患者如何安排的问题?以往,门诊一天要做180到200个胃镜检查,位置在6号病房楼。

            “以前没问题,现在有问题了。病房是清洁区,这200个门诊过来的人如果进去之后,6号楼的院感防控就形同虚设了。”赵剡说,既要满足院感防控的要求,又要满足复工开诊的需求,对医院管理者来说很有挑战。

            如今,中南医院除了五官科等需要医护近距离接触的科室,其余科室基本已经开放。随着武汉解封,医院将迎来更多求医者。

            “患者数量的增长不是问题,我们有2600张床,目前只收治了662个病人,医务人员和设备也都在那里。但是那些可能存在的无症状感染者,确确实实非常担心。”赵剡说。接下来,赵剡准备组建几个小组下临床,逐一给医护人员做巡讲:如何既满足百姓就医需求,又警惕无症状感染者?

            急诊医生赵智刚依然在提醒身边人手要勤洗、口罩别摘,“我们对新冠病毒的认识依然非常有限”。叶少军也开始为新的患者提供治疗了,护士长何重香则正在拟定武汉解封后患者数量增长时的管理方案……

            门诊患者不断增加,在妇产科外,起初每天上午,志愿者许哲只能见到几个病人,如今则能达到20个。

            许哲说,疫情期间,很多孕妇像李菲一样,不得已停止了大大小小的产检,如今医院恢复正常,这些“准妈妈”们都回到了医院。

            四月底就是李菲的预产期了,她打算在中南医院生宝宝。怀孕时她总想,会是男娃还是女娃,现在不想了,“都可以,健康平安就好。”

            (李菲、许哲为化名)

            A06-A07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王双兴

          【编辑:张楷欣】
          顶一下
          (32206)
          踩一下
          (8962)
          ------分隔线----------------------------
          ------分隔线----------------------------
          热点内容
          1 2 3 4 5 6 关于我们  |  本网动态  |  本网服务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总编邮箱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返回顶部